2016年,中國創業者應該跟硅谷學習什么?

日期:2016-12-23 / 人氣:

 在這個大多數人認為中國公司會在兩三年內迅速崛起,誕生更多的獨角獸公司,并且趕超美國的時候。2016年春天,李開復率領35位創業者CEO去了一趟硅谷。硅谷之行結束后,整個訪問團有了共識,他們清楚地知道,即便是有美國雜志用雷軍做了封面人物,開始討論是不是該Copy from China,中國創業者依舊有很遠的路要走,要向硅谷學的東西還有很多。
 
 
在創業氛圍火爆的中國,創業者們應該向硅谷學什么?硅谷之行以十天的走訪和參觀結束,李開復建議同行的35位CEO每人寫一篇總結,總結他們學到的三件事情。出人意料的是,大家總結的都沒有技術這件事情,盡管他們剛剛參觀了偉大的蘋果、Google、特斯拉等公司。
 
從這些偉大的公司上學到的,不是國內多數創業公司關心的打造產品、吸引用戶、搞定VC。李開復在新京報主辦的“尋找中國創客”活動上,分享了35位CEO的收獲。
 
第一,引領公司的文化使命
 
硅谷之行,在外人看來重點關注的必然是Google、特斯拉、Facebook等享譽世界的公司,但35位CEO卻認為,留給他們印象最深的居然一家估值200多億美金的網站——Airbnb。關于這樣的網站,普通人會這么想:它的成功不就是在正確的時間做了正確的事情嗎,要是再回到那時候,我也能做出來。但是結束了參觀后,有人這么感慨:凡是抱有上一種想法的人,只要來參觀一次Airbnb,相信他就不會這么想了,而且不敢跟Airbnb去競爭。
 
那么Airbnb到底強在哪里?技術、產品、推廣、大數據、變現能力似乎都沒有好到讓對手不敢競爭的地步,歸根結底,這家公司是贏在了公司文化上,這種公司文化基本上就三個字:Be a host。是一種,無論走到哪里,都希望給你歸屬感的文化。
 
回到Airbnb的產品,無論是網站、照片,還是用戶投宿的每一個房東,他們都不是僅僅為了賺點外快,而是精心讓自己的情感融入提供的東西,讓用戶真正享受賓至如歸的體驗。
 
Airbnb的會議室跟別的公司有所不同,而是復制某一間租出去的客房,讓公司試圖接近用戶的感受。這就是公司文化的核心:每一個領導、員工、房東都要做好自己的職責。
 
比如在30多人參觀的時候,就會有4位員工扮演導游,目的是讓每一個人都被照顧到;比如在做產品的時候,會讓每一位訪客都留言,通過他們去判斷一位房東是不是能留在平臺上。因此每年有超過一萬名訪客都成為了公司的粉絲。
 
公司文化有一定的獨特性,這種文化并不是適合任何一家公司。蘋果走到今天,在一定程度上離不開他封閉、隱秘的文化,蘋果公司的門衛對訪客說的第一句話是“請勿拍照”。走進蘋果公司,就如同進入飛碟,在會議室可以拍照,但能出現在照片上的,也只是喬布斯的巨大照片了。
 
蘋果的文化并非不尊重訪客,而是認為自己是世界上最頂尖的以設計為主的公司,很容易被模仿,因此必須打造一種隱秘的文化。
 
訪問團在跟Facebook、Google的員工聊天的時候,曾問他們是否跟蘋果公司的員工打過交道,他們的回答都是“我不認識蘋果公司的人”。
 
在特斯拉,訪問團看到的是科技愿景成就美國夢的真實寫照,訪問團坐著迪斯尼或者環球影城那樣的過山車進行了參觀,熱愛特斯拉的員工非常自豪地告訴大家,他們擁有一架400萬噸的機器,能夠在幾秒鐘之內把鐵塊壓平。
 
這是一個機器人為生產主力的工廠,里面少數的人基本都是負責編程的碼農,因此可以說這是不可比擬的強大的科技文化。
 
在用分享讓世界變得更開放、連接更緊密的Facebook,公司更像一個非常美麗的downtown,里面有咖啡廳、游戲廳。這里豐富的留言,似乎構成了一張把世界公民聯結在一起的美麗地圖。
 
回過頭來看中關村的大部分公司,那里是一大堆椅子、一大堆員工,客氣一點的公司可能會放一些花點綴,讓大家覺得很溫馨。但這并不是用心打造的,符合我們想打造的文化的工作環境。
 
而硅谷的公司不只擁有一種代表科技、分享、開放的文化,而是有非常好的土壤,基于科技、分享和開放產生了很多不同的苗子,發展成很多偉大的公司。
 
偉大公司都有非常清晰的使命和文化,Airbnb的企業文化是友善、歸屬感;Google的使命是組織全球信息,文化是自由、民主、精英。創業者們有沒有想過,你創立的公司文化是什么,使命是什么?有沒有想過你找到的所謂的文化只是套話或廢話?很多大型公司,會很官僚地拿出一些冠冕堂皇的文化和使命掛在公司門口,如果領導在附近,員工不會說什么,但在私下,大家都會討論那種文化,說“騙誰呢?”
 
一直這么強調文化,那么公司文化該用來做什么呢?
 
第二,招攬頂尖人才
 
1998年的時候,李開復就回答為什么要頂尖的人才?他在《我的人才觀》里認為,“在工業社會里,一個最好的、最有效率的工人能多生產出20%或30%的產品;但是在信息社會里,一個最好的軟件研發人員,能夠比一個一般的人員多做出500%甚至1000%的工作。”
 
頂尖的人才有多厲害呢?
 
第一位要說的頂尖人才是Marc Andreessen,他做了第一個瀏覽器;后來在沒有云計算的時候,做了云計算;他做的第三件牛事,是開創了現在硅谷最火的VC公司。李開復認為,自己的創新工場比較像這家公司,因為他們對科技都有更多的掌控和趨勢的了解。
 
第二位要說的是Avie,他是喬布斯旗下兩個最重要的人物之一。蘋果的崛起、后來蘋果電腦里的軟件都出自Avie之手。
 
在電影《喬布斯》中,喬布斯被逐出蘋果公司后,說了這么一句話,“等Avie寫好了操作系統后,蘋果就必須把我買回去了”。不能寫程序的喬布斯之所以偉大,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會寫代碼的Aive。
 
對于這樣的頂尖人才,創業公司該給他們多少股份呢?給5%多嗎,20%合理嗎,這個答案值得每個CEO好好考慮考慮。
 
用最好的文化給優秀人才放權,使他們創造最高的經濟收益。因為頂尖人才在公司早期特別重要,微軟研究院或者Google工程師隊之所以做的好,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匯集了這一批超級厲害的能人。
 
怎么樣做好人才的管理呢?
 
一,作為創業公司CEO,應該把30%的時間花在人才上,其他時間用在樹立公司的文化、讓自己更強大,這三件事情應該占到CEO80-90%的時間。因為初創階段的20個員工是那么重要,所以CEO要抽出更多時間來找適合公司的人才。
 
二,對這些人才要做到財散人聚,對這些人才一定要慷慨,要把公司的股份、要把很好的利益讓給他們。要隨時記在心里,公司值100萬美元時,你占80%;公司值1000萬美元,你占20%,你會選擇哪一個?
 
三,隨著公司壯大,你一定要非常清晰的了解10%的核心員工。在國外有一個說法,如果你的公司碰到了問題,大船可能要沉了,但是你還有很少的資金,能夠二次創業,這個時候你只有小小的救生艇,只能放10%或者5%的人在里面,你必須要清楚這些人應該是誰?并且對他們要有相當程度的認可,要給他們很好的待遇,要了解他們想要什么,放權給他們。
 
四,在Google、微軟、蘋果,基本這三個公司都相信,一流的人雇一流的人,二流的人雇三流的人,所以當一個二流的人進入你的公司,你就開始往三流走了。尤其創業公司每年5倍、10倍的發展,這是很危險的。因為一流的人是有自信的,覺得你這方面比我強,我別的方面可能比你強。但是二流的人是沒有自信的,他要找一些軟弱、管得住、不敢挑戰他權威的人,所以三流的人再進公司,你基本就沒戲了。
 
當然這不見得適合每個行業,如果你做一個工廠,你要雇一批知識型的人才也許不適合。
 
五,作為一個聰明人,你想怎么被管理,就想怎么去管理人。一個聰明人要認知自己做的事情有價值,而且不但自己理解,老板也理解,所以在鼓勵員工方面,老板光發錢是不夠的,空說Good job是不夠的,作為老板一定要了解你的員工的技術的成就牛在什么地方。管理者花點時間理解,會對員工的激勵比什么都大。
 
另外對員工的放權也很重要,一個優秀的CEO要對公司方向有非常清晰的掌舵和把控,但是對于如何去執行技術、產品、銷售、市場,應該交給不同的人去做,給他們非常大的發展空間。一個什么都要管得很細的老板,是沒有辦法留住一流的人才的。
 
第三,創始人要擁有這些能力
 
一家公司能不能達到百億級市值,光有偉大的文化和頂尖的人才是不夠的,一個平庸的CEO無法帶領天才團隊打造偉大產品。
 
Facebook投資人Yuri投資了劉強東、雷軍等人,問及他所投的百億美金公司有什么特點,他的回答令很多人驚訝,他說這些百億美元的超級獨角獸,他們的CEO共同的特點就是偏執、強大,他們絕不是四平八穩的。你找一個超級職業經理人,某某公司的總經理、VP,他們會管理,能帶大團隊,又懂得產品和文化管理,但是他們不夠偏執、自信和強大,因此做不出百億美元的公司。
 
回想這一次硅谷之行,見了這20多家公司,到底有多少強大、偏執的人呢?
 
扎克伯格,要吃肉就自己殺
 
Facebook正在占領全球市場,但是還沒拿下一大片土地,為了拿下這塊市場,扎克伯格做了很多努力,他學習中文;參加清華經管學院的董事會,用中文演講;還邀請領導參觀自己的房間,展示自己讀過的有中國特色的書籍。無論Facebook能否進入中國,扎克伯格用自己的行動在展示強大、自信、偏執的一面。

作者:admin


現在致電 +86(10)52660206 OR 查看更多聯系方式 →

京ICP備17000697Go To Top 回頂部
赛马会彩票平台注册